琴子凌

陷松沼,秋罗girl,主推三男,吃all松,喜欢三男,三男万岁

无题小短片「二」

ABO设定「女性alpha是可以生孩子的,只是怀孕率低」
组合:速度「oso右」,材木,十四彼女
有原创女性角色出现
速递 →→汇总目录
——————————————————
  第二性别特征,最强大的alpha,最顽强的beta,最稀有的omega。然而作为一个异常可怕的几乎全是alpha的家庭,虽然椴松不是alpha但也是那种偏alpha的beta,小松对于早上那些混蛋弟弟们愈发浓烈的信息素感到绝望。
  倒不是说真的不好闻,但要是把五种都挺好闻的味道杂糅在一起一个劲熏,好闻也变成了绝望,只能将头死死得往里埋,怀中抱着的结实触感给小松一种莫名的安心,意识一点一点远离了脑袋再次睡去。
  而作为向来起的最早的轻松来说,这样莫名其妙被死死抱住的早上,只能让他体会到满满的无奈。你是小孩子嘛!睡觉还要抱人?抱也就算了还要咬老子锁骨是几个意思!你属狗的嘛!伴随着心下怒火涌上来的还有一种酸涩的心悸,不知道如何回应这样的心情,轻松也就索性反抱住小松,闭眼养神。
  「啊~这一觉睡得真舒服~」
  小松醒来以后就仰天伸了一个懒腰,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成功把轻松的锁骨咬出了淡红色的痕迹,回头时入眼得就是轻松那双满是阴霾的青碧眼瞳。
  「睡得怎样?o—s—o—m—a—t—s—u!」
  小松一脸懵逼得看着轻松,却见轻松只是极其无奈得叹了一口气,眼角是平日里那副高高在上的刻薄情绪。小松看着这副模样的轻松嘴角突然就泛出了笑,带着顽劣带着邪气。
  「你是小学生嘛~早起还有起床气的~」
  轻松本来就是眼白偏多,白眼下乍一看似乎是连眼珠都消失了。从被窝爬出来的动作迅速但动静极小,小松就这样盯着轻松,果然,不管这个男人再怎么高傲,骨子里挥之不去的温柔就是会蔓延在一举一动里。
  逆着从窗帘缝隙透过的阳光,结实得恰到好处的身体有着流畅的身体线条,带着青年男子特有的紧致皮肤,但又不同于空松和十四松的微然的古铜色,是一种近乎于寒冷的白皙,带着健康的光泽。
  不由自主得盯着轻松,小松默默咽下了一口口水,仿佛身周只剩轻松一人,明明是同样的面孔,怎么就让他看得入了迷呢?
  轻松整理好自己薄荷绿色的淡色衬衫,下穿一条黑色西装裤,打上墨绿色的领带领带夹则是小松从没见过的赤红色猫眼石的模样,银丝边的眼镜更称出他身周的温润如玉。
  难得这个老土到爆炸的男人会打扮成这么好看的模样,难不成……真有omega了?
  穿好衣服后,轻松才注意到小松的目光,迎着目光看过去,那双红宝石一般的眼眸里满是一种轻松说不上来的莫名感觉,像是长辈看向优秀的孩子一样,带着欣慰和些许不舍。轻松突然就是心下一疼,别扭得移开目光,移动窗帘将露出的阳关遮好,行走的速度快也悄无声息。
  小松看着自家三弟落荒而逃的背影,笑了,再次埋下头睡去。
  洗漱间的轻松将脸狠狠得埋在冰冷的水中,心间满满的酸涩这才褪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往日一丝不苟的发此时因为水珠而凌乱得落在额前。因为水而清醒的轻松,这才慢慢冷静下来,没有再去理睬额前的发,狠狠瞪了一眼镜中的自己,这才转身离去。
  等剩下的五子吵吵嚷嚷的起床时,已经是九点多了,慵懒的从被窝里爬起来再次看向轻松那个已经有些凉意的床位,那里还残留着轻松独有的温和气息。半眯了眯眼,双手抱在头后,转身和另外四个弟弟吵闹着洗漱,来到餐厅时,早餐早就被轻松准备的井井有条。用家里现有的材料准备出如此丰盛的早餐,小松不禁对自家三弟抱以莫名的幻想……
  「哇!choromatsu尼桑人妻指数爆满啊~」
  被弟弟说出心声的小松,忍不住也自己笑了,一室的兰玲清香愈发明显,这提醒了小松自觉得收拾好自己因为心情放松而露出的些许信息素。
  不愧是他家严谨爆炸的三男,这种情况下都有能力提醒他不要太得意忘形呐~小松如是想着,心下却微微感受到了不属于自己的心情,他说不上来,也就没有多想。
  轻松早早来到了那家花店,里面有他不久之前认识的女孩,两人相见恨晚,不过几天的时间就已经混了个熟。
  「嗯?choro来了?」
  「嗯,我来了,阿南。」
  面前明显不是日本本土人的alpha女孩完全没有抬眼,只是专心着手中的花朵包装。轻松看着面前这个来自中国的女孩,一身宽松的青色汉服,带着来自中国才有的柔和与灵动。
  「好了,开店!」
  被称为阿南的女孩将最后一支兰玲放在花束中,随后塞到轻松的怀中,手里所拿着的细长烟杆在烟灰缸里敲了敲,抖落而出的几丝烟草还带着红色的火星。
  轻松也没有多看她什么,只是默默脱下黑色的外套,挂在咖啡台后的挂钩上,系上墨绿色的围裙,长长的系带绕在腰后又拉回腰前,板正得用店长阿南准备的赤红色搭扣别好,整个人显得严谨而温和。
  「我说……阿南……」
  「嗯?」
  「我们这是花店吧?」
  「嗯,怎么了?」
  「我是咖啡师吧?」
  「呃……严格意义上说,你还是调酒师。」
  「所以这是花店啊!」
  「哎呀~别这么死板呀~咱赚得多,你工资也高不是。」
  阿南深深吸了一口烟,吐出的烟却没有烟草的味道反而带着些许白茶的清香。轻松看着这样懒散的女人,心里满是无奈,轻轻推了推银丝边的眼镜,继续手上为客人调咖啡的动作。而坐在一旁的阿南则扶着烟杆,笑意吟吟得看着轻松。就像被老奸巨猾的狐狸盯着,轻松不由得打了一个寒战。
  「我说~你和你家那位怎么样~」
  轻松闻言差点背过气去,手中拉花的动作明显顿了顿,狠狠瞪了阿南一眼后,眼中莫名浮现出了无奈的悲哀。
  「我连他能不能接受我都不知道……何况……他还是……」
  「choro~你就是想得太多~如果连爱都不能说出口,那怎么能证明你爱过他呢?」
  「道理我都懂……阿南,但这注定是要无疾而终的……咳……」
  偏头的咳嗽让阿南微微皱了眉,女子alpha总是更加心细,她看着那样为之伤神的轻松,无奈得叹了气。
  「猫眼石代表着爱,你还选了最耀眼的颜色,当真以为我傻么……」
  轻松低了头不再多说什么,只听得耳边一阵调酒的声响,一杯上绿下红的鸡尾酒就那样放在轻松的视线里。
  「荆棘之吻,喝吧,然后去表白!」
  阿南努嘴朝店外示意了一下,轻松顺势看去时,却见到了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却浑身痞气的赤色身影一脸惊讶得看着自己。青碧色的眼里瞬间只剩下了小松,心口又酸涩起来,带着痛苦也带着激动。
  小松明显是感受到了轻松的视线,却不知为什么,没有像以前一样调侃着推门入店,带着满心的慌乱逃跑了。为什么轻松会和一个中国女孩在一起?她是omega还是beta?她就是轻松的女友么?她就是那个要将轻松夺走的人么?对感情异常迟钝的人心下突然就如同针扎一般,跌跌撞撞的跑往家的方向。
  轻松带着洁白手套的手捏住酒杯一口饮尽,极其迅速得将围裙撤下,抓过黑色的西装猛得冲出店去,激烈的动作引得店内的客人频频回头。
  阿南再次深深吸了一口烟杆里带着白茶清香的烟草,青烟弥漫在衣服四周,称得这人不似常人的好看模样。
  屋里好久不见得暗紫色猫咪被另一个人抱了回来,阿南抬头看着来人和自家猫咪,笑着敲了敲烟杆,揉了揉急切扑到自己怀里的猫咪,将身体随意靠在来人的怀中懒懒得蹭了蹭,眼里满满的老谋深算。
  「也真是绝配~两个笨蛋~」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