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子凌

陷松沼,秋罗girl,主推三男,吃all松,喜欢三男,三男万岁

无题小短片「四」

ABO设定「女性alpha是可以生孩子的,只是怀孕率低」
组合:速度「oso右」,材木,十四彼女
有原创角色
三有肉肉
完结了

速递 →→汇总目录
——————————————————
  就在那天晚上,正当轻松还在纠结怎么与兄弟们说这回事时,却见空松与椴松十指相扣,告诉兄弟们他们在一起的消息。
  难得没有很痛得带着可以让别人照镜子的墨镜,那双深蓝色的眼眸如海一般,向身旁微微粉了耳朵却故作淡定的椴松投以温柔的目光。察觉到身旁的长兄往自己身边靠过来,轻松下意识得温柔了眉眼,抬手为小松轻柔的按摩腰间。小松舒适得靠在轻松怀里,丝毫不在意兄弟们死死盯过来的眼。
  「哎呦喂~可以啊kara~倒是抢在哥哥我之前说了~那我也顺便告诉你们啊~你们哥哥我是个omega~而且是choro的专属omega哦~」
  「笨蛋长男!你!……坐好!」
  轻松这才意识到自己这样收敛高傲的温柔模样,让兄弟们的视线都聚集在自己身上,有些微恼却又带着宠溺意味得叹了一口气,干脆自暴自弃得将小松搂在怀中,将脸藏在红色的帽边。小松邪气的笑了,他家这位暴君,还是这么容易脸红呐~
  看着直接内部消化的两对,十四松和一松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交换了眼神却与先前两对是完全不同的情绪。
  「那个啊~我和彼女准备下个礼拜结婚~所以~尼桑们才要好好打扮来呀~肌肉肌肉~」
  「可以啊jyushi!这就本垒打了~」
  小松正这么说着,却见闻言的一松更加往角落里缩了缩,脸上的阴沉显而易见。
  秀……让你们去死哦……
  大门此时正不合时宜得传来敲门的声音,一松一个激灵,难得一见得迅速跑去开门。
  看着自家弟弟难得一见得积极,轻松好奇得把头探出门看向玄关处,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袭蓝紫色的宽松汉服,头发随意的用发带一系,难得没有举着那只细长的烟杆,那只常伴身旁的暗色猫咪懒懒得扫了轻松一眼,这才扑向面前一松的怀抱。
  「哟~choromatsu~」
  「啊咧?阿南?」
  「怎么样?表白成功了?」
  看着阿南暧昧得瞥了一眼自己,轻松瞬间又红了脸,却还是把环住小松较细腰身的手臂微微紧了紧,用力点了点头。
  「嗯!」
  「啧……你怎么和这个撸松这么熟悉……」
  「嘛~毕竟人家可是咱唯一的店员呀~」
  一松暗了暗紫色的眼,虽然不满,但还是温柔的接过暗色的猫咪,将这名温润却腹黑的中国女子带到起居室里坐下。
  「不是不是?到底啥情况?」
  小松一脸懵逼得看着面前这个可能是情敌的妹子反而被一松牵着手,而且阿南身上散发而出的味道,明显是alpha。
  「啊~你好osomatsu~我叫阿南,是choro的朋友加上司,是个女性alpha~」
  「所以上司你什么时候给我加工资?压榨员工的黑心老板!」
  「嘛嘛,反正你工资也不低嘛~」
  「不对,你这恶女人是怎么回事!黏着我可爱的弟弟是怎么回事!」
  「啊咧?我没有说嘛?choro我可是有伴侣的呀~而且就是ichi酱呐~」
  阿南笑得满脸都是老奸巨猾,说着还抱着一松的手臂蹭了蹭,柔软娇小的女性身躯让一松难得脸一红,挠了挠脸颊,低哑着声音说着。
  「啧……这是我女朋友……叫阿南……」
  轻松就这样看着一袭长衫的女子,不同于轻松碧绿的颜色,阿南的衣衫反而属于蓝与紫中间的颜色,却莫名的和一松的气质相衬。再印上那双墨色的眼眸,那里面满是戏弄了好友的笑意。
  「对了~顺便一提我已经搬到隔壁了哦~所以我们还是邻居哟~」
  轻松一脸哀怨得瞪了阿南一眼,随后将头靠在小松肩上,仰天长叹,合着自己完全就是被这小丫头片子给耍了呗?怪不得之前看店里那只猫那么眼熟……
  此后的日子就非常明白了,轻松还是被阿南这个恶女人压榨着劳动力,美其名曰为了升职加薪而准备。然而店里也始终有了两位常客让这两人始终元气满满。
  空松也顺利找到了一份模特的工作,每天带着椴松天南海北得拍写真,不久也打下了一定的基础。
  十四松则是最幸福的模样,彼女和他已经领了结婚证,就差父母回来拍婚纱照和办婚礼了~原本只有六个人的松野宅突然又更加热闹。
  毕竟在这样欢快过分的日子里,不笑一个实在是太对不起他们一路走来的辛苦了。
  轻松紧紧握着小松的手,对视时,眼里满是温柔。
  又是某一天的下午,轻松和一松一起去搬预调酒了,小松百无聊赖得趴在吧台上,睡眼惺忪得看着不远处十分想拿起烟杆抽一口却又不能抽的阿南抓狂。
  「我说……想抽你就抽啊~阿南~这么纠结做什么~」
  阿南猛地回过头,长长的烟杆轻轻在小松的头顶敲了一下,那副黑色的眼瞳里隐约有着和轻松相同的温雅但又和轻松不同的狡黠。
  「到底是因为谁我才不能抽烟啊~」
  阿南恶意得伸手摸了摸小松已经有些显现的肚子,无奈到了极点。虽说是恶意,但没有一点得出格举动,只是单纯的抚摸了小松那个已经有八个月的孕肚。碧绿色的猫眼石在小松的无名指发着光,婚戒的闪耀让阿南绝望得撇过头,又习惯性得将烟杆放在嘴边,刚想吸一口就又克制得放下。
  啊啊……烦死了……无形秀恩爱的去死啊!
  男性omega的孕育期通常很就而且不明显,一般孕育期在一年之久,然而小松这样八个月大的孕肚还搭配了宽松卫衣的模样,在旁人看来压根看不出来。
  「当时就不应该让choro那个怂货去把你办了……」
  越和阿南相处才会越发现这个女性alpha的厉害之处,明明也是严谨的人,却从不把严肃挂在脸上,每天都是笑着的,不同于十四松的开怀大笑,而是一种极其狡黠的笑。
  某种意义上,就像是轻松和小松的混合体?
  小松每次看着这样的面容,心下总是一阵寒战,毕竟他和轻松婚礼的那一天,这丫头穿了一身暗红底黯绿色花纹的汉服挽着一松出现在婚礼时,就已经不怀好意得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那个时候连轻松都不知道啊!
  「好期待啊~尼桑~你们的小宝贝出生会是怎么样呐~」
  虽然是亲兄弟的孩子,但小松和轻松还是幸运的,在历次检查中,各项指标都告诉了他们俩这个孩子的健康。嘴角难得温柔的笑容让阿南都不觉得笑了。
  屋外门铃轻摇,青碧色的身影和暗紫色的身影一前一后走进来。两个懒散的人抬眼看了自己的伴侣一眼,嘴角不约而同得勾起温柔的笑。
  「欢迎回来~」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