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子凌

陷松沼,秋罗girl,主推三男,吃all松,喜欢三男,三男万岁

Le silence「沉默」

Chapitre.3
「花吐症,宗教松,ABO」
「CP:速度,色松,末松」
速递 →→汇总目录
——————————————————
  就像轻松最不希望得那样,父神还是发起了神界与魔界的圣战,所谓的圣战也不过是父神妄图统一的野心产物罢了。坐在第一席的父神灰色的眼眸里全是对湖神的挑衅。你是初始神又怎么样?你比我强大又怎么样?在神界,所有的一切都只能听我的!
  长长的斜刘海遮去了轻松的眸子,没有人看清他在想什么,手指交叉撑着下巴,向来不苟言笑的面容上还是扑克一样的毫无变化。只有轻松自己知道,他是时候前往人间了。
  「jyushimatsu,去灵韵之树下坐着。」
  轻松随手理了理散着隐约翠色的黑发,手中的橄榄枝慢慢化作一杆近三米的长枪,十四松看着长枪之上燃烧的灵韵,那样的庞大,就这样来看父神那点灵韵压根不够看的。乖乖得坐在灵韵之树下,长枪甩出的灵韵将整个生命起源之地包围起来,轻松额前已经隐约出了汗,毕竟这样庞大的工程已经很久没做了。
  待所有的灵韵完全包裹住生命起源之地时,轻松本来就白皙的面容更加苍白。疲劳席卷而来,他几欲闭上眼睛好好睡一觉,但责任要求他继续撑下去。
  人间……我来了……
  死神一如既往的坐在神父的窗沿,依旧是凝视着那张帅气的脸庞,有些傻笑得看着神父整理着自己的衣衫,空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拇指和食指放在下巴上,露出的一个有些闪过头的笑容。
  「very great,今天也要好好为my master祈祷~」
  好痛……一松猛地捂住自己的肋骨,眼角的不屑之意倾泄而出,可是却又兀自笑出了声,那样低沉的笑声,听着却给人一种无尽的悲伤。
  「……真是的……臭松……走都走了……就不要再给我留这种没有用的希望啊!」
  死神似乎已经很习惯这样的自己了,不紧不慢得将嘴里的花瓣吐出来,狭长的紫色花瓣微微带着苦味,虽然漂亮的过分但却代表着死神心里无线的悲哀。
  「尼桑……我明白你的感觉了……不……你比我还要痛苦吧……」
  一松将手中的花瓣随意得丢在身后,偶然经过的风,卷走了这片寄予满满爱意的花瓣。
  桔梗,无望而永恒的爱。
  前往圣殿的神父看着面前突然飘过的一枚紫色花瓣,心脏处突然升腾得不安让神父不知所措,将花瓣抓于掌心,轻柔的动作像是捧着无上的珍宝。
  空松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在意这片花瓣,可心里控制不住的疼痛引得一滴泪顺着眼角滑下,滴落在美丽的紫色花瓣上,透过泪珠看着花瓣莫名得想起一位神明的眼,那样冷漠那样夹杂着悲哀。
  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深蓝的长袍随着突然急迅得风而猎猎作响,大地突然得震动让神父愣在原地。
  「这……不……怎么会!」
  死神还站在空松居所的暗影之处,随着震动而来的熟悉气息让一松一愣,远处隐约可见的青碧色灵韵更让一松顾不得多虑。巨大的镰刀猛地往身后的大地砸去,此举产生力道帮助一松更快得向青碧灵韵所在的方向,愈靠近愈浓烈的青碧灵韵让一松也越来越不安。
  不可能的……不可能是轻松的……不可能的!
  再怎么安慰自己,一松终究是看到了不想看到得一幕,湖神吃力得靠着钉在地上的碧绿长枪,生命起源之地被青碧的灵韵保护得完好无损,而坐在灵韵之树下的十四松也早已飞到轻松身边,难得没见十四松灿烂的笑容一松有些不适应,却见明黄的天生不知所措的将天使之力一点一点包裹轻松。
  「哎呀……你来啦~ichimatsu。」
  一只手被十四松紧紧攥在手里,背靠长枪的轻松有些吃力得抬头,勉强挤出温柔的笑容,想将手抽回却触及猫眼状态下的十四松就放弃了此举。
  「是谁……」
  几乎是低声咆哮的,一松暗紫得眼里迸射着杀意,但在触及那双平静的青碧眼眸时也神奇得随之平静。
  「圣战……开始了……ichimatsu……jyushimatsu暂时交给你了……」
  听着轻松充满疲倦的声音,一松有些愣神。圣战……还是没能被阻止么……啧……
  「唔……choro大人!唔……不要……不要死……」
  见轻松已经完全昏迷在自己怀里,十四松被吓得直接哭出了声,也不愧是最强天使,眼泪里也充满了淡金的灵韵。一松敲了敲十四松的头,为他拭去眼泪,乱糟糟的墨色头发却更衬他脸上此时的温柔。
  「jyushimatsu不哭……choromatsu只是太累睡着了……我们把湖神大人放回湖中好嘛……」
  十四松看着这个对他一直很好的死神,也像兄长那样的冥界君王,信任使他再次扬起笑容,有力的手臂将轻松抱起,飞至湖的中心,轻轻将湖神放于水面。生命之湖此刻就像一张柔软的床,轻松一点一点极其缓慢得往下沉,直到深不见底得湖水将轻松的身影完全掩盖,十四松才振动洁白的六翼回到一松身边。
  而就在十四松将轻松放回湖中的短暂时间里,一松突然意识到了,十四松并不会使用他那强大的灵韵。可就算十四松强大,轻松也不至于如此守护他……难道……仔细回忆着脑海里那个人的模样,一松才完全明白兄长的苦心。
  原来……是这样……
  「jyushimatsu,想保护choromatsu嘛?」
  一松揉了揉十四松在阳光下泛着金黄的墨色短发,那双随时带着懒散的暗紫眼眸认真也温柔得直视明黄的双眼。六翼天使第一次如此认真得做下属于自己的决定,一松带着为之骄傲的笑容,而那双明黄眼底的青碧灵韵在一阵微微闪烁后,又重归平静。
  起源之地依旧被浓厚的青碧灵韵庇佑,而里面隐约可见得明黄色光芒也愈发耀眼,死神理所当然得观察着圣战的形式,森寒的巨大镰刀反射着对父神的嘲讽。
  「不自量力……」
  魔界的君王又一次将天使洁白的翅膀生生折断,看着被恶魔之力侵蚀的天使痛苦得蜷缩,小松反而露出邪气的笑容,舔了舔溅于唇角的天使鲜血。
  一团黑红的火焰将失去翅膀的天使包裹,来自地狱的火焰灼烧着躺在地上的无名天使,欣赏这样残忍的场面好像是这位君王的乐趣。直到燃烧殆尽,只留下一颗柔光流转灵魂时,小松才用红色的指甲轻轻捏住灵魂。
  「啊~多谢款待~」
  尝到这样美味的恶魔微微眯了眼,三角尖的细长尾巴开心得在空中晃动。小松随意得伸出手向天空打了一个响指,黑红的狱炎再一次在某个天使身上燃烧。
  一旁的椴松有些不喜得看着随便吞噬天使灵魂的小松,坐在魔帚上的他无所事事得打着哈欠。作为一个半血恶魔,椴松最讨厌的食物就是灵魂,相反……可爱的猫唇轻轻上扬,舔了舔嘴唇。
  诸位的时间看起来很可口啊~
  粉红色魔力所笼罩的区域里,天使们目睹着自己得身体迅速老去而化为灰烬。
  「普通天使只能生存不到两百年的时间啊……」
  椴松的口气里带着怜悯和嘲笑,这点时间就可以让你们为那个所谓的父神卖命……可笑至极。
  魔界的魔将看着不在魔宫好好待着反而跑到前线去欺负人家天使的两位大人,心里反而是满满的感动,至少……他们不会像神界那些无名的天使一样,得不到侍奉之人的安慰与鼓舞就莫名丢了性命。
  眼看着自己挑起的战争可能会以失败落场,父神攥紧了握在手中的黄金酒杯,浆红的葡萄酒滴落于洁白的地面,身边的天使迅速捧上洁白的毛巾供一擦手。父神睨了一眼这名新晋到自己身边的天使,嘴角勾起不善的笑意。
  「抬起脸。」
  柔美的脸庞上还有着残存的青涩,但那双暗色的眼瞳里却已经满载了诡谲的星芒。这样的眼神让父神很是满意,声音里隐约带着蛊惑的味道。
  「为了父神大人,豆豆子什么都愿意。」
  这名天使并没有让父神多说什么,她费劲千辛万苦才得来侍奉的为之,又怎么能在这里失败?
  父神撑着脑袋,笑得癫狂,灰色的灵韵几乎是同时,在豆豆子洁白的翅膀上开始燃烧,巨大的痛楚让豆豆子不解,明明……她还什么都没有做……
  「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就是魅惑的堕天使……Chessia……」
  灰色的灵韵燃烧片刻之后,原本洁白的双翼已经染上了灰败的文颜色,那双暗色的眼眸也被了无生机的灰所吞噬。
  「那么……八位堕天使,将魔界给我拿下!」
  父神看着自己创造出的八个堕天使,虽然满意得笑着,却还是想寻找到几乎和初始神同时诞生的堕天使……杀戮天使……Sariel……
  颤抖着得灰色羽翼前赴后继得飞往战场,可惜神界与魔界得大门已经因为生命起源之地的迁移牢牢紧闭,父神听着堕天使的汇报,眼里的阴鹫再也藏不住。
  湖神……你又一次坏我好事……
  而沉睡在生命之湖的湖神此时嘴角兀然弯出嘲讽的笑意,想让世界臣服于你?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