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子凌

陷松沼,秋罗girl,主推三男,吃all松,喜欢三男,三男万岁

Le silence「沉默」

Chapitre.1
「宗教松,花吐症,ABO」
「cp:速度松,色松,末松」
其实是重新整合一遍
并做了些许调整
速递 →→汇总目录
——————————————————
  有些陈旧的斗篷下只露出一双没有太多光彩的紫色眼眸,身周挥散不去的墨紫色迷雾满是来自死亡的阴冷气息,肩上所扛得巨大镰刀在阳光下反射着可怕的光芒。
  「……啧」
  暗紫的眼看着斜依在十字架下的人类,眼中闪着不知名的光彩,暗自叹了一口气。地上身着蓝色长袍的神父,此刻鼻息奄奄,鲜红的血液溅于原本神圣的金色十字架上。这种颜色……还真像魔界那个连翅膀都未长出来的废材君主呵……
  死神迟迟没有挥下寒光肆意的镰刀,犹豫不决时,教堂外的使徒们已经惊呼着跑进来,想将神父抬去医院。死神看着众人的举动,还是选择放下了镰刀,站在原地冷眼凝视那张可以称得上帅气的脸庞。
  突然暗紫的眼中映入了深蓝色,就像大海一样的色泽,隐约藏着神的灵韵。神父看着不远处那个满眼凉薄的神,苍白的肤色,身周弥漫的黑色迷雾,还有象征着收割生命的镰刀……这就是死神么?
  认命得闭上眼,浑身温柔的顺从让死神皱了眉,这般顺从死亡么……看起来就很刻薄的薄唇轻轻抿了抿,低哑的算不上悦耳但却十分令人舒适的声音在将死神父的耳边回响。
  「这条命……他日来取。」
  死神的身影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缕残存的暗色迷雾,冰凉的指尖突然接触的些许温暖,让神父感受到了生命的温度。
  神啊……谢谢你……
  就在教堂的屋顶,戴着银丝边眼镜的人此刻无聊得把玩着自己随身携带的橄榄枝,雪白的衣裤更衬得这人不食人间烟火。青碧色的眼转向坐在身边的死神,不知如何开口,千言万语最后都变成一声叹息。
  「choro……谢谢。」
  突如其来的道谢让湖神有些惊愕,随即也莞尔一笑。
  「生命之湖不会枯竭,举手之劳而已。」
  掌管万物生命的湖神拍了拍身上的灰,看着天边那个愈来愈近的明黄色身影,嘴角扬起不屑的一笑,这样的神界……呵……还不如魔界来的直爽。
  「生命之神大人,请你回神界。」
  六翼的天使落于屋顶,金黄的眼瞳里有些无神,高领的白衣遮去天使平时一惯的笑容。湖神看着天使眼底影藏的灰色灵韵,本来温雅的脸庞上瞬间弥漫上阴沉的怒意。
  「肮脏的神界……这种下作的手段也用得出来!」
  指尖突然泛出的幽绿光芒,以绝对的速度穿过天使的眉心,修长的手指极其灵巧得捏住了来自上神的灵韵,直接被湖神的灵韵包裹,灰色随之消逝。
  接住那个不再被上神灵韵控制而瘫软倒下的天使,湖神眼中满是不悦,黯绿的色泽弥漫在空气中。
  「我先回去一趟。」
  语气里满满得不善让死神不由得摇了摇头,虽然是唯一一个和自己同种的神,但这个兄长对神界抱有极大的敌视,哪怕他自己也是十二席之一。青碧的光芒消散于空气,死神抱着巨大的镰刀,蜷缩在阴影中沉沉睡去。
  不同于人间大部分时间的和平,神界的上位神每天都在想着怎么才能把魔界这么一块巨大的宝地收入囊中。湖神靠在最末席的座位上,看着与自己遥遥相对的第一席——父神。
  守卫在父神身边的六翼天使此时还是乏力模样,真不亏是第一席,妄想让一切都臣服于你?呵……做梦!湖神不再理会其他席位的争吵,手中把玩着橄榄枝,反正他也只是个管生命的,至于其他?与他何干?
  但又怎么可能就简单的释怀呢?明明是掌管着世间生命的神,明明同是初始神之一,只有他湖神因为不喜这般争权夺利而成了十二上神的末位。
  突兀的,湖神隐隐得听到耳边有人轻声诉说。
  「不甘心么~那么~要不要与我契约~」
  湖神猛然睁眼看着自己手中碧绿的橄榄枝,原本丝毫没有分叉的橄榄枝,此刻已经长出了另一个主干,不同于原本象征着生命的碧绿,是一种明显带着不善气息的接近于黑色的墨绿。
  湖神微微皱了眉,那个声音……果然……是恶魔么……
  湖神手上微微用力,恨不得将那个分枝用指甲掐下。也就在他手上用力的同时,不该属于神的疼痛从胸腔传来,心脏就像被人用刀剜下一块肉,疼到令人窒息。就是这样无法让人忍受的痛,湖神却可以露出笑容,脸色再怎样惨白也没能阻止他手上的动作。
  轻微的声音下,那一叶橄榄枝被折断,湖神此时也几乎晕厥,眼前一阵的发白,就像被凌迟一样,一刀一刀缓慢却准确得将湖神的心脏切下。
  「呵……真好……」
  碧绿的眼有些涣散得看着大殿的辉煌,耳边那些争吵的声音就像被过滤了一样,渐渐远离了湖神的耳。
  墨绿的分枝在落地的那一颗化为灰烬,原本的橄榄枝愈发的青碧,仿佛是在赞赏湖神的勇敢和忠心。
  啧……真是讽刺……湖神向来清冷的眼中散发着对自己的嘲讽,便靠在席位上,阖眼睡去。
  会议本身也不过是在湖神面前做做样子,见那个掌管生命的神已经陷入沉睡,父神不悦得吩咐天使将湖神送回生命之湖。
  锐利的灰色眼眸看向站在一旁的六翼天使,金黄的眼眸不禁微微颤抖,待诸神都离开后,天使才恭敬得单膝下跪于父神眼前。
  「这点事……都能搞砸……废物!」
  灰色的光芒将金色的天使直接轰了出去,翅膀因撞到了罗马柱而折断了一翼,胸口的伤口还冒着灰色的灵韵气息,来自父神的攻击让天使极其困难得支起身子。向来灿烂的微笑此时消散全无,剩下的只有一丝不甘和无可奈何的臣服。
  毕竟,再怎么样,他只是一名天使,由面前的男人创造出来的天使而已。
  父神很满意得看着天使眼里透出来的臣服,那副得逞的模样让天使感到作呕。可惜,这样的愉悦并没能让父神持续多久,天使明黄的眼里突然闪过的碧绿光芒让父神有些慌乱了神色。
  绿色光芒化为了湖神的模样,温柔的绿色光芒再次驱散了在天使伤口处燃烧的灰色灵韵。
  「果然……」
  湖神的眼里全是寒冷的神色,碧绿的橄榄枝突然得化为一柄长刀,速度之快就连父神也无法避开,刀尖直指父神喉口,碧绿的灵韵在刀身燃烧。
  「我就不懂了……你排斥我,我还能理解,这么伤害与我同属而且还是我所庇护的天使是几个意思?」
  凭借着身高优势,湖神从上往下得看着父神,刀尖轻轻挑起父神的下巴,逼迫他与自己对视。
  「下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
  温雅的声音此刻显得冰寒入骨,父神看着转身离开的湖神,眼中寒光乍现,灰色灵韵再次向湖神袭去,可惜湖神的身影只是虚幻了一下,再次回眸时,长刀直接刺进了父神的肩膀。
  「还好这只是我提前留下的灵韵呵……把你的位置摆正了!我们亲爱的父神!」
  碧绿的灵韵就那样在父神肩头燃烧,但不张扬,如蛊一般一点一点蚕食着肩头的肌肉皮肤。湖神的身影就那样消失在父神眼中,扭曲的面容可以看出父神的愤怒。
  「滚!都滚出去!」
  一拳砸在席位上,强大的首席就这样发泄着心中的愤怒。六翼天使见状不禁扬起灿烂的笑容,动了动被湖神修复的翅膀,振翅而去不再理会那个心理变态的父神。
  而作为六位初始神之一,且到现在还身在的湖神,此时正睡得甘甜。天使在湖神的森林里并没有找到湖神的身影,却在灵韵之树下找到了一位可爱的“小姐”。
  「你是天使嘛?」
  声音柔柔的像是漂亮的羽毛扫过心尖最柔软的地方,六翼天使下意识得抖了抖散着轻微光芒的翅膀,一时间雪白的羽毛纷落,粉红色的眼中里全都是满满的惊羡。
  「todomatsu是我的名字~可以叫我totti~」
  天使眼中有着些许惊愕,毕竟在神界待久了,除了那位待他如兄长的湖神以外,上神们几乎不会叫他的名字。正如湖神所说的,那般傲慢那般不知高下。
  「jyushi……是我的名字~totti~哈哈哈哈~开心开心~」
  灿烂的笑容浮现于天使的面容,可惜太久不呼唤名字的天使忘了,他叫jyushimatsu—十四松。
  暗影中掌管死亡的死神眯着暗紫的眼,圣殿的首席神父还在等待着他所信仰的那个暗紫的神;沉睡在生命之湖湖底的湖神眼底还是浸润了对神界的嘲讽,而魔界的红色君主则随时准备着将那样美丽的湖神吞噬殆尽;身穿粉色长裙的魔女还沉溺于天使美丽的笑容,而天使看着他第一个遇到的美丽之人也笑得灿烂。
  命运的齿轮,转动得恰到好处。
——————————————————
  嗯高三了,虽然是个美术生却完全赶不上可以产图的太太们。但还是很忙了,所以可能更新会非常非常非常慢,能看到结尾的请和咱交朋友QwQ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