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子凌

陷松沼,秋罗girl,主推三男,吃all松,喜欢三男,三男万岁

Le silence「沉默」

Chapitre.2
「宗教松,花吐症,ABO」
「组合:速度松,色松,末松」
速递 →→汇总目录
——————————————————
  魔界的宫殿里充斥着欲望,对于王的登基每个恶魔都是那样的喜悦,那位王者就算还没有展开骨翼就已经有能力将前任魔王击退,在魔界这个以力量为尊的世界,这就是新王最好的证明。
  身穿红色衬衫黑色西装裤的恶魔懒散得坐在君王的宝座上,黑色的外套随意得披在肩上,看着殿内那些omega恶魔看着自己的贪婪目光,嘴角划拉出戏谑的笑容,红色的三角尾巴像是邀请一般随意得向他们挥了挥。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引得众恶魔一阵欢呼。
  「王,魔女殿下回来了。」
  听着属下的禀报,小松弯了漂亮的血色眼睛,尖尖的犬牙随着笑容而露出,那双邪气眼眸里带着难得一见的温柔看着从大门优雅走来的同父异母的弟弟椴松。
  「totti~」
  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向椴松扑过去,魔女微微眯了眯粉红的眼,微微一个侧身就躲过了这个红色的不明生物。
  「baga尼桑~人家可是omega诶,怎么能随便扑~」
  椴松完全没有想理自家长男的欲望,心里还回想着那个美丽阳光的六翼天使,那样漂亮的笑容,那样美丽的羽毛,如果能得到天使的眼泪……那就更好啦~
  看着自家弟弟和估计只有在发春时期才可能出现的可爱笑容,小松瞬间就笑得不怀好意,好好得收敛了身周会让omega为之疯狂的信息素,手臂勾住自家可爱弟弟。
  「怎么?看上哪个alpha啦~」
  轻浮的言辞让椴松微恼,一巴掌把小松的手从自己肩头拍开,虽然想直视长男但是实在是身高差太多只能微微仰视得看着小松。
  小松看了眼手上已经浮现诡异粉红色光芒的椴松,这才收敛了轻浮,虽然满身的邪气是去不掉了。看来真看上了哪家臭小子啊~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是谁呵……
  「神界似乎并不安稳……」
  少年独有的甜美语气让小松猛地弯了唇角,猩红的眼瞳里散发着对神界绝对的仇恨,抬眼和椴松对视时,他也看到了那个甜美笑容下暗藏的毒。
  「父神么……」
  而在此时的神界,湖神轻松还是那样躺在生命之湖的湖底,虽然眼眸紧闭但这位强大的湖神其实早已清醒,大地隐约得振动让轻松皱着眉坐起身来,微微睁开的青碧眼瞳中满是被打扰的怒火,缓慢得从湖底走出,就看见不远处灵韵之树下,明黄的天使拉着一个穿有粉色长裙的人转圈圈。
  刚刚地面的振动……不像是这两人做的啊……不过……那人是谁?
  轻松有些迷茫得摇了摇头,在神界的他不再需要伪装,一袭洁白罗马长裙没有将轻松衬托得过于女性化,反而有一种来自男性的俊美。余光里,一抹暗色的红刺了轻松的眼,修长的手指随意挥出一道青碧的灵韵,引得那个恶魔惨叫着跳出草丛。
  「疼疼疼……湖神大人也未免太不近人情了!明明是你家天使拐跑了我弟弟!」
  「哦?所以呢?」
  轻松习惯性得摸索着手中的橄榄枝,碧绿的橄榄枝在神界的阳光下反射着美丽的青色光芒,一如他的主人一样美丽。
  「所以……要不把你自己赔给我?」
  清冷的碧绿色眼瞳里满是寒意,手中的橄榄枝已经化为燃烧着青碧灵韵的刀,刀尖所指小松的心脏。对于入侵者,他从来不会手下留情,他虽看不惯神界却也不会让一个不知名的人侵扰生命之湖。
  「离开这,否则,下一刻就该准备面见死神了!恶魔。」
  哪怕眼前的人已经隐藏了赤色的恶魔角和那个标准性的尾巴,但作为几乎与天地同寿的湖神轻松来说,这个声音他是知道的。
  「魔界的新王……那想必,那位就是魔女了。」
  轻松微微偏头看向那个粉红的魔女,眼睛里阴晴不定,魔界竟然可以如此轻易得来到神界了么?那扇门已经打开了……
  小松看着那双流转着智慧光芒的青碧眼瞳,就像深幽的古井,不同于世人所喜爱的澄澈晶莹,那种智慧还很有主见的眼真的美到小松不知如何反应,有些呆愣得看着轻松。
  「哎呀呀~被人出来啦~可惜没能和湖神大人搞好关系呐~」
  邪气的笑容下满是轻浮,手指随意得蹭了蹭鼻子底部,轻松看着面前这个恶魔的君主已经肆无忌惮得展现了恶魔的形态。红黑的恶魔角,恶魔特有的细长三角尾,以及……那副血色的眼瞳。
  轻松其实并不讨厌恶魔,只是他的职责就是守护这里——生命起源之地,而恶魔,是不可以出现的。
  「带着你的弟弟,离开!」
  青碧色的灵韵在轻松身边燃烧,那般明明准备攻击却丝毫不在意的模样,让小松不禁怀疑到底谁才是恶魔。如果真打起来,这位湖神应该不会输给他吧?猩红的眼瞥过指在自己心口的长刀,微微眯了眼,心下暗自给椴松传话。  totti~哥哥我被湖神发现啦~要不要和我一起走~
  诶?尼桑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没办法呀~人家可是初始神诶~
  弄得好像你不是恶魔君主一样哦~好啦好啦~你先回去~我会好好应付湖神哒~
  那个粉色的身影还特意回过头向小松眨了眨眼,虽然看得不太真切,小松还是选择尊重自家弟弟,邪气轻浮的笑容再次浮现于恶魔的嘴角,快速向后退去的同时,也给了轻松一个飞吻。虽然……这个吻并没有传递到轻松身边就被碧绿的灵韵烧噬殆尽。
  金黄的天使早就注意到了轻松所做的一切,可眼前这个笑靥如花的少年实在让他不想放手,许久没有笑得如此开心了,淡金色的六翼突然展开,椴松有些愣神得看着那个肆意飞翔的天使,耀眼而又美丽。微笑着向椴松伸出手,隔着柔软的布料,椴松可以明显感受到十四松宽大有力的手,可以把他的手完全包裹在掌心的手,顺势将他拉入怀中,让轻盈的粉色身体坐在自己的臂弯上,另一只手还是牵着椴松相比之下较小的柔软手掌。
  所有的安全都寄托给眼前这个才认识了几天的天使,椴松向来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将自己如此放心得交托给另一个未来可能会是敌人的天使,是少见的。
  鼻翼间全是十四松身上暖暖如阳光一般的信息素,omega天生会向往alpha的信息素,而对椴松这种自制力极高的omega来说,十四松的信息素更像是天生引诱他的存在,让他不由自主的想靠近。
  甜美的笑容扬在魔女猫唇一般的嘴角,粉色的眼里只装得下这个耀眼的天使。意识到椴松在看自己,十四松也偏过头,灿烂的笑容和阳光在椴松眼中没有区别。
  明明他只是一个不洁的魔女,身在黑暗,却仍然向往这样的光明。
  轻松看着这样在上空飞翔的两人,虽然想出声阻止但还是决定不这样做,嘴角微微笑意柔和了他清冷的脸庞。可惜,掌管世间生命的他,没有可能像十四松一样,敞开心扉。
  暗影处的死神一松醒来时已经躺在冥界的宫殿,身边的亡魂眼中所燃烧的暗紫灵韵无时不刻提醒着一松,在冥界,留下侍奉他的皆是不愿前往往生而被自己赋予微末神力的亡魂而已。他与轻松就正好是对立的神位,一个是掌管生命的湖神,一个是收割生命的死神。
  「啧……创造我……这样的垃圾……有什么意义……」
  尽管和轻松一样都是初始神,但掌管死亡的他却可以寻得一方无人愿意入足的天地作为死亡的最后一站。一松想到这还是微微笑了,毕竟兄长离去前那种来自嘲讽、无奈的愤怒是他这个活的一直很安逸的神所体会不到的。
  稍微有点无聊……去找那个白痴人类吧?
  紫色的身影下一秒就坐在神父空松所在医院的楼顶,每次来到这,一松终究会感叹,这个地方永远是生命和死亡交汇的地方,也只有在这个地方,他才能感觉到轻松和他原来是同样的。
  一松看着医院里几个熟悉的身影,才想起自己还有许多精心挑选的亡魂作为下属,他们看见突然降临的君王自然也会兴奋,看着单膝下跪的下属,一松有些不自在得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忙自己的去。
  「臭松……」
  死神坐在窗台上,眼神里带着些许怀念,不管过了多久,这个蓝色的身影始终让他放不下。
  「你逃了多久呢……漫长岁月里……还不是让我找到你了……karamatsu……」
  暗紫的眼里带着得是一种隐晦的温柔,明明看着空松的目光是厌恶,可偏偏嘴角又是温柔的笑。空松不合时宜得睁开深邃的双眼,是海的颜色,悠远澄澈。
  只是这双眼眸无法倒影出一松的模样,他已不再是将死之人,若非一松主动现身,又怎么可能看见掌管死亡的神明?
  「死神大人……谢谢您的庇佑……」
  一松诧异得看着空松念念有词地祷告,神周突然围拢而来的亮色灵韵让习惯黑暗的死神有些不明所以,就像剔透的紫水晶。
  「这……就是信仰么……」
  一松轻轻地托住浅紫的灵韵,想不到……死神也会有自己的信徒……
  神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人类的信仰或唾弃,像湖神会被人寄予信仰,从而身边会有更多代表着希望生命的青碧灵韵;而长期被人类所恐惧的死神,身周自然也只会剩下代表着恐惧绝望的暗紫灵韵。
  就像蒙了一层面纱一样的笑模糊而不真切,死神紧紧将微小的淡紫灵韵收集于胸前埋入心间。
  谢谢……我的信徒……
——————————————————
现可公布资料:
1.小松「恶魔君主」,空松「神父」,轻松「湖神」,一松「死神」,十四松「六翼天使」,椴松「魔女」
2.轻松与一松为初始的神,也就是说从诞生以来他们知道所有的一切
3.逻辑和设定上来讲,掌握生命起源的湖神轻松不可以偏心任何事物,因此,湖神无爱。
4.初始神是六位
谢观看

评论

热度(13)